您所在的位置:首页 < 企业文化 < 人物风采
人物风采
戈壁滩上的格桑花
时间:2019-10-15    来源:河南能源化工集团

幸福都是奋斗出来的。自2005年至今,马菊梅和李焕英已在大煤沟煤矿火工品库干了14个年头,她们见证了大煤沟煤矿一步步发展壮大的历程。在这个历程中,她们也用奋斗成就了自己的幸福生活:马菊梅和丈夫除了上班,还经营着一个清真饭馆,五年打拼下来,就一次性付清31万元,在西宁买了一套125平方米的房子,日子过得蒸蒸日上;李焕英家买了辆大货车,她的丈夫在矿上跑运输生意,夫妻俩2014年就在德令哈市买了一套房子,每周都能回一趟家,生活过得有滋有味。

10月的柴达木已是隆冬季节,位于柴达木腹地的大煤沟煤矿已是寒气侵人肌骨,冰雪铺天盖地。在矿区东南方向约3公里处,就是该矿的火工品库,它的四周都是荒漠戈壁。

每天早上七点钟,马菊梅都会准时醒来。起床、洗漱、吃早餐,犹如兵营里的紧急集训。7时30分,她换上工装,戴上编织帽,带足一天的干粮。7时40分,她准时出门,然后唤上李焕英,两人骑着摩托车一前一后地往火工品库赶去。

马菊梅,45岁,回族,青海大通县人。自2005年至今,已在火工品库干了14个年头。李焕英,49岁,青海民和县人,从1990年参加工作至今,就没有离开过矿区。

她们俩同属绿草山煤矿(大煤沟煤矿前身)员工。2003年,绿草山煤矿被义海能源接收后,更名为大煤沟煤矿,她们也成了企业为数不多的青海籍员工。

李焕英说,参加工作19年来,她不但目睹了大煤沟煤矿的发展壮大,而且也见证了海西这片热土翻天覆地的变化,生活质量也随着企业的发展壮大而越来越好。当初她和几个兄弟姊妹都在绿草山煤矿工作,后来兄弟姊妹因效益不好先后离开,最终只有她留了下来。事实证明,她当初的选择是正确的。2014年,她在德令哈市买了一套房子,头脑活络的丈夫,买了辆大货车,每天往返于海西各地拉货,日子过得红红火火。

1996年,马菊梅和丈夫来到绿草山煤矿当了拣矸工,收入微薄,几年打拼下来,还是居无定所。2005年,夫妻俩被大煤沟煤矿招收为劳务工,后来又相继转了正,慢慢地在西宁市有了自己的家,日子过得蒸蒸日上。

渴望理解,公正激发动力

该矿企管科计划员李百亮介绍说:“马菊梅和李焕英的岗位看似清闲、省心,其实则不然。每天,她们不但要把领料单、票据、手工账本归档处理,还要认真登记火工品的编码、段数和数量。”

“当地公安部门明确规定,若出现丢失、贩卖炸药达到1000克,电雷管30枚,导爆管30米者就会被判处3年以上有期徒刑。由此可见,她们的岗位工作并不轻松。”该矿企管科科长杨晓洁的话语里充满了对两位女工的钦佩。

马菊梅说,工作14年来,自己也曾受过委屈和误解。面对别人的质疑,矿领导在安全办公会上说:“火品库保管员每天与炸药和雷管作伴,工作时必须一丝不苟,不能出一点纰漏。请问,谁每天与雷管、炸药作伴时能踏实?”这番话传到马菊梅耳中时,她禁不住热泪盈眶,顿时觉得所有的委屈都烟消云散了。

一包粉丝,彰显姐妹情深

2018年腊月小年那一天,按照当地主管部门和矿上规定,库房内所剩火工品经盘库后要统一运送到80公里以外的大柴旦昆仑民爆公司委托保管。那天很不凑巧,拉货车在半路抛锚了,等车修好后才能去拉货。她们俩原本想着中午之前就能下班,所以没带干粮。过了中午时分,马菊梅在抽屉里发现了一包粉丝。姐妹俩推让了半天,最后把粉丝下到锅里煮了又煮,一直煮到膨胀变多,一人一半分着吃了。马菊梅回忆说,那天等到装车完毕,回到家已经是晚上八点了。

“按说骑上摩托到矿区吃饭或买点食品也很少有人知道,但我们是特殊岗位,必须是双人双岗,脱岗就是对自己和企业不负责任!不过,这样也挺好,还可以减减肥呢!”马菊梅的话语里充满了乐观和坚强。

马菊梅说,经过这么多年的相处,她和李焕英早已不仅仅是单纯的同事关系,而是同甘苦、共患难的好姐妹。

与狼对峙,生死就在瞬间

据该矿企管科曹文军介绍,火工品库保管员有“三难”。第一难,就是库区没有路可走。一条崎岖蜿蜒的简易土路,到春秋季就会变得黄沙遮日,遇到雨雪天气又会变得泥泞不堪;第二难,就是没有午饭可吃。按照制度要求两人都不能离岗,所以,只能吃点干粮来充饥;第三难,就是没有公厕可上。尤其是女同志上厕所更难,要跑到远处的沟沟里去。为了安全起见,矿上专门明文规定,女同志一律不准上夜班。夜班的男同志上厕所,要打着手电,掂着棍棒,以防止遇到狼群。为此,他们也再三叮嘱马菊梅和李焕英,解手时千万不要跑得太远,若是撞上狼群就危险了。”

2018年11月23日下午,正在记录账本的李焕英,突然听到库房的藏狗大灰狂吠不已。她和闻声赶来的马菊梅赶紧跑出院子往对面山头上望去,眼前的一幕让她们俩倒吸了一口凉气,只见七头青灰色的成年狼,个头足有半人高,正龇牙咧嘴地怒视着她们,前爪刨起的沙尘被扬起老高。凭着从小在沙漠长大的经验,李焕英知道,这是狼群进攻前发出的信号。情急之中,李焕英给马菊梅使了个眼色,然后两人开始一点一点慢慢地退回院子里,关好院门,手拿铁锨,时刻做好和狼群殊死一搏的准备。大概有两小时,她们才听到大灰撞门的声音。惊魂未定的她们透过门缝窥探,才看到狼群已渐渐走远了。

据李焕英描述,在那生死对峙的两小时里,砰砰的心跳声犹如战鼓擂响,紧握铁锨的手心里都攥满了汗。现在提起此事,姐妹俩还是心有余悸。

突遇险情,痴心依然不改

2009年8月28日上午9时22分,海西州大柴旦行委地区发生了6.3级地震,当时,矿区距离震中约15公里。马菊梅当时在库房二楼,她已记不清是如何“连滚带爬”下的楼。她使出平生力气跑到开阔地段,刚想喘口气儿,左侧一根7米高的电线杆摇摇晃晃地朝她砸过来,她纵身一跃扑进右侧的沟壕里才躲过这致命一劫。那时的她显得很无助,蹲在那儿“呜呜”地哭。不一会儿,时任矿领导的闵丁清跑过来关切地问她伤着没有,并叮嘱她回家休息一段时间,平复一下情绪。后来,矿上还专门征求她个人意见,愿意给她调换岗位,但却被她拒绝了。马菊梅说:“在哪儿都是干,我对库房有感情,若是哪天离开了,还真有些舍不得!”

2017年9月17日,大煤沟煤矿区下起了倾盆大雨,继而引发了山洪爆发。下午5时许,汹涌的河水开始漫延到了路面,一座砖砌小桥被肆虐的洪水冲垮,断了回家的路。但家就近在咫尺,于是,两人在脚上套几个塑料袋,腿上也裹了几层,沿着山体跟前的碎石路,艰难地一步步向前挪行。等回到家时,天已黑透,浑身上下也早已湿透,脚上的塑料袋早已被磨破,一双脚被泡得泛白、起皱。事后,她们俩还得了一场重感冒。

李焕英告诉笔者,最近,矿上一直在想办法,计划给她们铺设一条1米宽的水泥路,盖公厕也在计划之内。

谈起这份工作,她们俩觉得很满足。“感谢义海,感恩义海。如果没有义海,没有河南能源,就没有俺们的今天。”她们俩说,这都是实实在在的话。

采访回来的路上,戈壁滩上有一株格桑花儿正在阳光下盛开,它是象征着爱与吉祥的圣洁之花,它们喜爱高原的阳光,耐得住雪域的风寒,美丽而不娇艳,坚强而不失挺拔。这不禁让笔者想到了马菊梅和李焕英,她们不正是开在雪域高原上的格桑花吗?

 

信誉现金牛牛网